今天是: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手记
法官手记:为鲐背老太安了个家

为鲐背老太安了个家

(三门法院 卢小挺口述 毛林飞整理)

“法官同志,谢谢你啊,最近几个月我为儿女们的争吵操心劳力,现在总算摆平了,也让我有了一个安度晚年的家!”这是我第二次见杨老太,只见刚搬入养老院的她嘴角微扬,泪眼婆娑。

今年7月,我刚从办公室调任到民一庭,分到了杨老太状告三子女的赡养案件。案件送达后,杨老太的大儿子拿着一份撤诉申请书交给我,我心里暗暗思忖:“难道是杨老太的赡养问题已经自行协商处理了?这是好事呀!”于是,我立即打电话给老太太的法律援助代理律师,对方回应没有这回事。

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,我决定与法官助理一起下乡上门了解情况。三伏天里,我们顶着高温、冒着酷暑,驱车来到城郊一个小村庄,几经周转,终于在一间二层平房找到了杨老太,只见其卧病在床,身躯削瘦,神情憔悴。她告诉我,起诉状和撤诉申请书分别是三儿子和大儿子叫她签字的,子女们为了此事闹得不可开交,希望我能够帮忙解决。

看到风烛残年的老人面临的窘境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几经交谈,我了解到,杨老太与丈夫育有三子一女,还有一个养女,当初民政局委托其收养,但养女的收养手续一直未办理。现如今,儿女均已成家立业,老伴去世多年,二儿子也在几年前亡故。随着年岁渐长,老人家开始体衰多病。2015年12月开始,她由三儿子、二儿媳以及两个女儿轮流照顾。子女们都有自己的家庭,对老太的照顾也有点力不从心。若请保姆,经济条件不太宽裕的他们都觉得难以承担,子女们僵持不下,甚至还相互有意见、剑拔弩张。

了解事情原委后,我决定找杨老太的子女及媳妇们谈谈,想不到每个人都“喊冤”。年近七旬的大儿子深感委屈,称自己年轻入赘他家,本家的房产、田地、土地征用补偿款均由其他两兄弟平分;女儿也喊冤,俗话说“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”,“养儿防老”,自己还出钱雇佣保姆照顾母亲两个月,没想到刚结束就成了被告;三儿子大倒苦水,分得的土地征用补偿款早已用完,兄妹都是父母含辛茹苦拉扯大,自己家底不厚要求分担也合情合理;养女称自己也来照顾过一个月,亲生儿女都不管,如若要她管那应该将房产重新分配。而未成为被告的二儿媳倒很爽快,表示自己愿意出力。

烈日骄阳下,眼看一场家庭大战即将爆发,纠纷源于法律与农村习俗产生的冲突。我让大家都安静下来,并逐个沟通,尝试以入情入理的分析慢慢“梳”开大家的心结,情感疏导的温情言语犹如一股清泉,缓缓淌入子女们的心里,消了大家的“暑气”。

这样的案件判决倒是简单,但效果肯定没有调解好。为了让老人老有所养,我和法官助理、代理律师用亲情规劝,用亲情“拷问”,子女们终于认识到赡养老人是子女的法定义务,最后达成调解协议,大儿子、女儿及没成为被告的二儿媳每月支付800元,三儿子每月支付1200元。

案件调解后,我还是担心杨老太的晚年生活。8月初,我再次下乡回访,得知杨老太被子女们送到了养老院,才出现了开头那一幕,这下,我心中的这块石头终于落下。

版权所有: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
地址: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:318000  访问量:253088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