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手记
法官手记:一位老赖的自我剖析

一位老赖的自我剖析

(玉环法院 吴柯里)

鄙人姓吴,口天吴。说来惭愧我竟是一名老赖,想当初我也曾风光无限,落魄十之八九与钱有关。

90年代并不稀罕拿着月入几十的工资,决意与人下海经商,瞅准商机也已经发家致富。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,经济形势下滑比较厉害,我的厂子资金出现了断链,拆东墙补西墙的想法就已经涌现,冒着各种还不上利息的风险,向诸多亲朋好友借了救命钱。又因为之前已经养成大手大脚的消费习惯,偶尔捉襟见肘也只好刷刷信用卡救救急。

本着无知,误以为人情债能一拖再拖,直到那天收到了法院邮寄过来的诸多材料,才知道自己已经被起诉,踌躇再三,也没去参加开庭。时间一晃而过,半年下来也没发生什么事,怀疑不过是庸人自扰。

怎料有一天去银行想取点钱给老妈买礼物,却被告知卡已经被冻结,又惊又气之余一溜烟跑回了家,急忙托他人要到了经办法官的私人电话。喘息间拨通了号码,冒充其中一位申请人并经过仔细的询问,得知当初起诉的那十几个案子逐一进入到了执行阶段,法院将会采取强制措施限制不还钱的老赖。

不得不承认我也是爱学习的,关于强制措施的种类,我马上进行了百度。失信名单、曝光台、查封房屋、冻结银行卡、拘留15……这一段段字眼像是张牙舞爪的债主狰狞的脸一般浮现在我眼前。没多久我脑子一转,就想到了许多歪主意,我把尚未冻结的银行卡里面的钱转移到儿子的户头上,所住的房屋也进行了变卖。除此之外我深知法院总有一天会找上我,抱着点愧疚,与老妈告别。谎称出差一段时间,实则出外避风头。

我真的成了一名老赖,惩罚的结果也随之而来,银行卡全部被冻结,只好用身上微薄的现金去住肮脏的小旅馆,打开电视的时候还看到自己的头像赫然出现在银屏上,写着姓名住所地以及欠债金额,我被曝光了!夜不能寐,蓬头垢面,我决定还是离开这个城市为好,或许这样东山再起的机会还会大一些。

我在街头找了辆人力车,谈好价钱让他送我去火车站。一路上闲来无事,便跟这个老头聊了起来,我惊讶的发现他是一位残疾人。他自己对此倒也不避讳,说当初对方无证驾驶,发生交通肇事将他撞成残疾,后来也是去法院申请执行,一来二去十多年,对方打着零工才还清了医疗费用。老人家无心之言却让我当场羞愧难当,他说,欠债并不可怕,欠钱不还昧着良心过日子才可怕,他对那名司机甚至抱着感谢,因为司机一直坚持下去还清了这些钱。下了车道了别,行李不重但我的脚步沉重,我开始反思这一切,为什么要举债外逃,过年不能跟家里人在一起,不能陪老人家安享晚年,以后不能看着儿子结婚成家,不能吃到妻子做的热乎饭菜,看到陌生号码的来电要胆战心惊,在路上看到执法人员还要退避三舍。年轻时候漂泊在外吃够了苦是为多赚钱,难道老了还要四海为家地躲债吗?我的心开始颤抖:不懂网络、书读的不多,无法适应新环境,甚至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想好要去往何地。

我开始后悔,开始痛恨:为什么为了那么点钱就放弃做人的尊严?为什么要逃避责任而让家人陷入狂风暴雨?为什么年过半百却要背井离乡?天地之大,哪里能容我安心栖留?离开家岂不形同孤魂野鬼?泪水浸湿了眼眶,看着火车站忙忙碌碌的过客,顿觉时光辗转,此番悔悟让我清醒的意识到外逃的莽撞。

翻开手机,拨通了那位经办人的电话:喂,你好。我不想当一名老赖,我能不能分期付款……

 

版权所有: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
地址: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:318000  访问量:253088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