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手记
法官手记:驻京接访随想

驻京接访随想

(三门法院 陈丽亚)

根据法院安排,年初我有幸作为省高院驻京工作组成员赴京参与接访工作。为期一月的接访,使我对这项工作有了很深的感悟和体会。

我们平常听到的信访人信访手段主要是大吵大闹、威胁恐吓、聚众闹事、再有甚者就是围堵党政机关、越级上访等。可此次驻京接访让我见识到了超乎想象的奇特信访手段,真是令人大开眼界。

开展接访工作的第一天,跟随省高院长期驻京的两位领导(林主任和张法官)来到办公室,还没等我熟悉办公环境,信访人陆某夫妇来了。经了解,陆某因宅基地、赔偿一案不服慈溪法院判决,历经5 个上诉、申诉程序,在最高法院驳回申诉后,仍不肯息诉罢访。我心想:这是一个“老”访户,明明没有什么依据还要不停地上访,真是一个难缠的主。可是他却在絮叨完后,不听我们任何解说就自行离开了。“原来他们只是来发发牢骚的呀!”经验丰富的林主任对我摇摇头:“据我判断,他明天还会来。”

果不其然,陆某夫妇第二天不仅来了,还“隆重登场”。因在最高院登记窗口未能登记成功,他们突然拿出装有20万元现金的袋子企图强行对最高院登记窗口工作人员行贿。省高院张法官当即对其过激行为提出训诫,之后带着我一起陪同陆某夫妇将20万元现金存入陆某本人银行账户内。

进京前,我在基层法院从事立案接待工作数年,再加上手中握有中级公关员和二级心理咨询师两本资格证书,所以在接到接访任务时坚信自己会游刃有余。然而,事实证明,接访工作远比想象中艰难,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。在接访过程中,信访人可能随时出一奇葩招,接访人员需要有极强的应变能力。

此外,接访者往往受信访人言行影响,以致心态不好。但是,不管信访有理无理,信访人都有值得同情或怜悯的一面,作为接访者,我们应抱着同理心心平气和地和信访人交流。

信访人章某的父亲1997年因患“双眼老年性白内障”入住诸暨市中医院接受治疗,患者在医务人员给他静脉滴注时,突然发生不良反应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后分别经诸暨市、绍兴市、浙江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三级鉴定机构鉴定,均认定章某父亲的医疗事件不属医疗事故。但章某及其家人均怀疑是医院用药不当才导致父亲死亡,故起诉要求医院赔偿。该案经一审、二审、再审判决驳回章某等人的诉讼请求。多年来,章某经常到最高院上访,就连我这样的“临时工”也参与了三次接访。虽然她每次上访都是同一件事情来回反复叙述,有时说到伤心处还会不停地掉眼泪,但我能理解她失去亲人的痛苦,或许她精神上有些偏执,但她也需要别人的理解和关心,需要有人听她倾诉。我耐心开导,同时对其做大量的说服教育工作,不敢懈怠,也尽力在力所能及之处给予其关怀,希望能让她感受到温暖。

信访人往往抱着“大闹大解决,小闹小解决,不闹不解决”的错误心理,通常会采取过激行为来“维权”,以致基层法院的干警对信访、接访产生了畏惧心理,不愿去做信访工作。因此,接访工作任重道远,我们一直在路上!

 

版权所有: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
地址: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:318000  访问量:2530888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