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当前位置: 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廉政文化
生命只为一个信仰

每逢国庆,我们都会不约而同地缅怀先烈。据建国初期的普查统计,全国有2100万革命者为新中国的建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其中有不少是没有留下姓名的无名烈士。这些革命者虽然没有看到胜利的曙光,没有听到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,没有享受到胜利的果实,但他们不会遗憾;尽管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仰不一定会在自己的手中实现,但他们始终坚信革命者一代又一代的前赴后继、英勇牺牲,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就一定会实现。或许,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信仰,才能让革命先辈有了无畏前行的力量,才能勇敢地面对敌人的屠刀,才能不惧流血牺牲。

  曾经到过井冈山,参观过井冈山烈士陵园。听讲解员介绍,牺牲在这里的有名有姓的革命烈士有13755人,而未留下姓名的无名烈士则有32300人。当时印象最深的,是有关刘仁堪烈士的事迹介绍。1929年5月19日,中共莲花县委书记刘仁堪被敌人押至刑场准备斩首示众。刘仁堪对围观的群众高声大喊:“国民党杀人魔鬼疯狂不了多久,工农红军一定会打回来的!”敌人没想到刘仁堪死到临头还这么“顽固”,就残忍地割去刘仁堪的舌头。刘仁堪虽然不能讲话了,但他仍然忍痛用脚趾蘸着嘴里流到地上的鲜血,写下了“革命成功万岁”六个血字,表现出共产党人英勇不屈的英雄气概。

  曾经到过南京雨花台,参观过雨花台烈士纪念馆。据馆内资料介绍,从1927年蒋介石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前,雨花台成为国民党反动派屠杀中共党员和爱国人士的主要刑场。在22年中,有近十万的共产党人、工人、农民、知识分子等革命志士和爱国人士在此惨遭杀戮。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邓中夏、恽代英、罗登贤等人,都先后壮烈牺牲在雨花台。著名共产党人邓中夏于1917年考入北京大学,是“五四”运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,为我党早期革命工作作出过卓越贡献。1933年5月,邓中夏不幸被捕,后被押往南京国民党宪兵司令部监狱。狱中秘密党支部曾派人询问其政治态度,邓中夏回答说:“请告诉同志们,我邓中夏就是烧成灰,也是共产党人!”邓中夏以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和钢铁般意志,拒绝了敌人高官厚禄的利诱,屡遭严刑拷打而坚贞不屈。1933年9月21日,邓中夏唱着《国际歌》走向雨花台,到了刑场上依然高呼口号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中国共产党万岁!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!”邓中夏英勇就义时年仅39岁。

  曾经到过重庆歌乐山革命烈士陵园,参观过被称作人间地狱的白公馆和渣滓洞。空气污浊、饭食粗劣、酷刑折磨,动摇不了红岩英烈的崇高信仰,他们宁死不屈、视死如归的高尚情怀感天动地。20多岁的共产党员刘国出身豪门望族,被捕后他的哥哥千方百计设法营救,特务头子徐远举开出的条件是,刘国必须在他哥哥代写的悔过书上签名后才能走人。但刘国说释放必须无条件,他拒绝在悔过书上签名。临刑前的刘国,曾经写过一首诗,其中有这样的诗句:“我们没有玷污党的荣誉,我们死而无愧。”他在被押往松林坡刑场的途中,始终高呼口号,竟被行刑的特务用刺刀割掉了嘴唇。还有张长鳌、尚承文两位烈士,在狱中被军统特务用电刑拷打,两个人受电刑后浑身抽搐、身体萎缩,他们却一直咬紧牙关毫不屈服。凶狠的军统特务操起一个十字镐,向他俩头部砸去,两个人当场脑浆迸裂壮烈牺牲。张长鳌、尚承文两人,是死得最惨的两位红岩烈士。

  曾经到过革命圣地延安,参观过延安革命纪念馆。1935年10月至1948年3月,中共中央在延安和陕甘宁边区领导中国革命的光辉历史,在纪念馆里通过大量珍贵的革命文物得以呈现,这里是中国20世纪一个辉煌的聚光点。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延安,是个出了名的穷山沟,物质生活条件与国统区相比真有天壤之别。可就是这样一个穷得不得了的陕北农村,却吸引了全国各地许多有志青年、知识分子,放弃优越的物质生活,兄弟相约、亲友相约、师生相约冲过重重关卡,奔赴这块共产党的根据地,有时一天就有1000多人跑到延安。红岩烈士杨汉秀就曾背叛自己的军阀家庭,毅然奔赴延安参加革命。1949年11月23日,杨汉秀被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于歌乐山金刚坡。当年杨汉秀背叛反动家庭投身革命的行为,一度让人不理解甚至被怀疑,并受到不公正的对待。尽管杨汉秀遭遇了种种曲折磨难,但她始终没有动摇跟党走的决心。

  今年春天,我到过山东蒙阴县,参观了孟良崮战役纪念馆。在纪念馆的后面,是烈士陵园,一排排高大的松树下,静卧着数千座烈士墓。烈士墓都是高出地面的小土堆,用水泥砌好四周,上面覆盖一块不大的长方形大理石卧碑,碑面中央是一颗五角星。这个墓区安葬着在孟良崮战役中牺牲的2859名革命烈士,还有2680位无名烈士。孟良崮战役烈士陵园始建于1952年,当年有关部门组织民工挖墓迁坟,按照当时的价格,民工每挖一个墓坑可得工钱3角。当民工们挖好5000多个墓坑后,一听说这是给孟良崮战役牺牲将士挖的坟墓,所有的人未领一分报酬就默默离开了。这里还安葬着中共山东分局女干部陈若克和她出生才18天的女儿,陈若克是八路军第1纵队政委兼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的妻子。1941年11月,日本侵略军大举扫荡沂蒙山区,陈若克因怀有身孕,在突围时被捕。被捕后的第二天,陈若克产下一名女婴;18天后,陈若克母女被日本鬼子连捅27刀,她牺牲时年仅22岁。“沂蒙母亲”王换于和儿媳妇卖掉了三亩地后,置办了一大一小两口棺木装殓陈若克母女,并安葬在沂南县东辛庄。1953年,陈若克母女墓被迁至沂南县孟良崮烈士陵园。

  我所参观过的许多地方的烈士纪念馆,所陈列的烈士资料都清楚地告诉后人,那些为革命成功、为新中国的诞生献出宝贵生命的革命英烈,大多年纪轻轻,正处花样年华,不少人受过高等教育,有的还留学海外,拥有硕士、博士学位。他们的家庭大多殷实甚至是显赫,深受家人宠爱的年轻人完全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安逸生活。但为了心中崇高的信仰,他们义无反顾地舍弃富贵优裕的生活,心甘情愿为理想和信仰抛洒一腔热血。共产主义信仰成为其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,值得为之活着,也值得为之献身。舍弃安逸、舍弃家庭、舍弃爱情,甚至是舍弃生命,那些年轻人用青春与热血、奉献与牺牲,告诉人们什么是忠诚、什么是信仰。

  据建国初期的普查统计,全国有2100万革命者为新中国的建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其中有不少是没有留下姓名的无名烈士。这些革命者虽然没有看到胜利的曙光,没有听到新中国成立的礼炮声,没有享受到胜利的果实,但他们不会遗憾;尽管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理想信仰不一定会在自己的手中实现,但他们始终坚信革命者一代又一代的前赴后继、英勇牺牲,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就一定会实现。或许,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种信仰,才能让革命先辈有了无畏前行的力量,才能勇敢地面对敌人的屠刀,才能不惧流血牺牲。

  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,你们的功勋永垂不朽。“生命只为一个信仰,无论谁能听见……我的信仰是无底深海,澎湃着心中火焰,燃烧无尽的力量,那是忠诚永在……”这是电视连续剧《潜伏》主题歌《深海》的一段歌词。为信仰而奋斗,为信仰而献身,这是无数革命先烈以鲜血和生命写就的信仰和忠诚。

  没有当年革命先烈坚定信仰前赴后继、英勇牺牲,就不会有新中国的诞生,也就不会有今天和平安宁的幸福生活。面对当今社会转型、体制转轨、利益多元、诱惑多多的现实,信仰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。打造从严治党新常态,对理想信仰是坚守还是淡忘,可以说是检验共产党人是否合格的“试金石”。

  生命只为一个信仰,这信仰是人生的灯塔,会照亮我们前行的路。  

版权所有: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
地址: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:318000  访问量:25308874